半残老阁

鹤唳一惊,北极一季。

老阁!
如果你能喜欢我们家孩子,那正是我所希望的。

我把雷电涂抹成你的颜色,每一次雷落都是心动。

那一天百井终于知道真的有人可以流下血泪。
那个曾美丽得不可一世的女孩跪在那里,倔强地仰头似乎在细听着自己弟弟断断续续的呻吟,或是嘱咐。她那空洞塌陷的眼眶里流下眼泪,本应是透明,却生生扯动了伤口,顺带着刺目的红色流下来,在白净瘦弱的脸颊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血痕。
而监禁她的那人只是草草看了她一眼,目光停留了不过一秒就嫌恶地转开,像是看见了什么肮脏至极的东西一般。
“得了吧,别哭了。真恶心,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你哪有资格哭呢。”

嘤嘤嘤是这样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请以剑舞(上)

  “你知道形、神、劲、律吗?”那日,那个所谓的监护人兼剑术师傅懒散地翘着二郎腿,拽拽地躺在沙发上,对着尚还年幼的北纪如是问道。

  “……那是什么?”彼时专注于练剑的北纪正宝贝地擦拭着自己的利剑,闻言茫然地望着阿瑞斯。

  阿瑞斯挑挑眉,也不看她。

  “我早就说过了吧,身为一个女孩子你还是得有女孩子的样子,别的不说,你得学会剑舞,这是这个暑假我对你的要求。中国古典舞讲求身韵,而形、神、劲、律则是其非常重要的表现手段。其他的好说,但是我要求你必须要表现出剑舞的‘神’。”

  话音未落,就见北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你居然会知道这些东西”。

  “喂喂、对长辈放尊重点。我活得可比你长多了好吧,臭小鬼。总而言之,剑舞的老师自然会有,但两个月过后我必须要看到拿得出手的成效,你自己看着办。”然后“监护人”打了个哈欠,一偏头睡去了。

  ……

  时过境迁。当年的阿瑞斯绝不会想到,北纪第一次用上剑舞是一出美人计。为此北纪第一次认认真真盛装打扮,并且订做了一套华美的红色裙衫。

  那支舞,是为陌生人而跳。最后的结果也是极尽人意,剑锋准确无误地没入了目标的胸膛。

  刹那间鲜血四溅,点点滴滴落在北纪的脸上。血色的液滴模模糊糊映照着她曾蓝黑如墨的眼瞳,平静如水。只是彼时她准备抽出剑身准备应对身后警戒执枪的数人时,那人却握住了她的剑尖,似是没有感觉到掌心的疼痛般一样,阴恻恻一笑。

  “怎么,北纪,这就不认识我啦?不可能吧,这么快就另觅新欢了?”挑逗的话一出,北纪终于明晰了起舞时那人笑起来的朦朦胧胧的熟悉感——

  透过那人同样模糊的面具,北纪的面上难得现出了惊愕,慌乱间忽略了那人绕至腰际的另一只手,然后只觉对方松开了顺着剑身用鲜血淋漓的手扣住她的手腕,轻松地一反转,顺势将她带入怀中。

  剑哐当一声落地了。那人倾身逼近,随手抚开她的面具。随着略带凉意的空气扑面而来,那人卸下伪装的面容清晰地映在了北纪的眼中。

  那一刻,两双一样的、紫红色眼睛,终于重叠了。

tbc.

哇想拥有,码住攒钱(。)

子瞻:

雷安本《Addiction》一宣

封面:  @白鱼入粥 

封面设计: Drawer  @谁也不是

排版设计:  @伊火余烬

内插:  @开灰心  @生姜菌  @鸢sir

明信片:  @棠休Zumi   @白鱼入粥     @夜店鸽王⬆️⬇️⬅️➡️  @Lydiaaa  @绷  @終夜  @龜速火商🔥

吧唧:  @脑浆异构

挂件: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G文  @Lucifer @咕屿霜白

用纸:

外封星河,内封铜版,uv工艺,内页欧雅斯

价格:58

预售时间:8月25日晚8点

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spm=a1z38n.10678284.0.0.6e111debZKidvP&id=575480179051

未公开篇目的试读会在本周发


在推荐与转载中抽两名送全套

有罪无孽 贰.玖

  几乎算是经历了一场人生的巨变的冉蓿洗漱完毕后几近颓废地把自己摔进了柔软的床铺。虽然很累,但兴许是惊吓的余韵,并没有多大的睡意。眼皮很重,闭上眼睛后却又在床上翻来覆去。对于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女,冉蓿想,也许是被她挑动了神经,所以有些兴奋吧。她微微抬头,马灯柔和的光映入眼帘。

  身处这不太真实的、自己曾经向往过的住所,竟有些舍不得睡去了呢。冉蓿埋在被子里苦笑。在尚还青涩的岁月,的的确确是非常向往有一个这样近乎是世外桃源的住所,随心所欲地生活,为此也拼命挥洒过汗水,自然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而今真的被来路不明的少女宛若梦游般来到了此处,却又矛盾地以为是梦境。连冉蓿自己也觉得自己太过麻烦,在柔软的被褥里依恋地蹭了蹭,终归是打算睡了。

  只是还未坠入梦境的这时,不寻常的细语穿过门板传至靠近的床头。冉蓿半抬起头,驱赶开方引来的睡意,仔细辨别门外人的交语来。破碎的字句断断续续传入耳中。

  “尸体火化了吗?”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听来是一个少年。这人似乎站得很近,也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姑且还是能听清。只是“尸体”二字惊得冉蓿微微打了个激灵,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的她更是强打起精神来细听。

  尸体?莫不是杀人犯?冉蓿有些紧张地捏紧了被角。

“还没有,阿瑞斯在拖延时间。”这是一个清亮的中性声音,难以辨别性别,只是略微有些耳熟。

“还是不愿意火化吗?开什么玩笑……这个老妖怪,活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少年有些激动,不过还是尽量压低了声音,想必也是不愿意打扰到睡梦中的人。只是话语中的字句实在无法让人安心。

“但是还是得想办法尽快了,如果可以,我想海葬。”

“海葬?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决策。是想让那两个人在地府团聚吗?呵,事到如今……”

  门外的声音停了下来。冉蓿不由得也随之屏住了呼吸,清晰地感受到了胸腔中心脏的跳动。该不会被听见吧?冉蓿神经质地想着,再憋不住,小心翼翼地放开了呼吸。

“只是……冰棺……”熟悉的声音低低地说着,有些听不清楚了。最后只听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谈话约莫是终了,细碎的脚步声散去了。

  冉蓿这才略微放松下来,任由脑袋倒在枕头上。刚才那两人说了些什么?火化尸体?冰棺?难道是杀人犯?思及此,冉蓿不由得缩成一团。不、也许只是 亲人过世,在谈论办理丧事的事项。只是那其中的某个声音……听来实在是耳熟,就像是今晚所识的那位少女,北纪一般……不,相似的声音是很多的,也许只是一时混乱辨错了也说不清。冉蓿感到有些头疼,只能作罢,抚着胸口安慰自己,再大的事不过一死,而自己又不怕死,其余又有何惧呢?这样想着,她闭上眼睛,几近逼迫般让自己睡去了。碎的脚步声散去了。

  

——不论你在哪里,黑暗不会离开。
——是吗,这么看来,那我只好迎击了。(笑)

此生无你,我有多孤单。

“好强...不愧是阿壬。”
“...。不,那不是她平日的战斗方式。”
“?”
“她用的是那个人的力量...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在刻意模仿那个人的打法。也是她自己的一套怀念方式吧,不必打扰她。”
“也许她平日也有在模仿那个人的作风...只是这个时候,偏偏是笑不出来了吧。”

“幻象”